星辰变

首页 > 星辰变 > 正文

第十八集 第十六章 身体的撞击

    

血海女王看向秦羽的目光,也蕴含了一丝惊讶。原本她认为秦羽是一个新晋崛起的超级高手,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秦羽会是新的匠神。

因为即使是天才人物,要成为炼器宗师,也是需要大量的时间、经验来不断的巩固、提高自己的能力。而秦羽又才崛起多久?

“哈哈……”血海女王忽然笑了起来,那血红色的长发肆意飘洒,长袍更是猎猎作响。

秦羽只是静静看着这血海女王。

对于这位血海女王,秦羽心底也有着丝丝佩服,能够将神王级别高手炼制成血奴,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欣赏!

对于血海女王,秦羽便是一种前辈高手观看晚辈的‘欣赏’。自从知晓自己的修炼道路,秦羽就知道……所谓的神王,乃至于天尊,一旦自己宇宙大成,那些人都算不得什么。所以,秦羽没有去争夺天尊山的灵宝。

如今的秦羽,便是安然在迷雾城紫玄府。

别人不惹他,秦羽就懒得惹别人。因为到了如今的地步……秦羽已经拥有足够的实力自保。

“哈哈,新的匠神,好!”血海女王看着秦羽的目光炽热了起来,脸上更是充盈着兴奋的笑意,“秦羽,从今天起,你便为我血海宫副宫主吧,血海宫中所有的侍女、血奴任你安排享用。你要将紫霞、红云给你兄弟也可以。怎么样?”

“副宫主?”秦羽心中一怔。

血海女王身上的长袍随风猎猎作响,而她本人则是大笑着:“我血海宫苦无好的武器,你这新的匠神,最是适合了。”

秦羽哑然失笑。

“强迫我当你的副宫主?”秦羽微笑看着眼前的血海女王。

旁边的侯费、红云、紫霞都保持着沉默,秦羽跟血海女王这个级别的高手可以彼此平等交流,至于他人,倒是没那个资格了。

“我问你是否愿意?”血海女王看着秦羽。

秦羽轻轻摇了摇头。

血海女王丝毫不介意,依旧笑道:“上一次那匠神车侯辕,我也想让他当我的副宫主,为我炼器的。只可惜,被那修罗神王给阻拦住了,修罗神王罗凡明确跟我说要保那车侯辕。这一次,我看谁来保你。”

“哦,邀请不行,准备用强了?”秦羽凌空而立,踏在云朵之上,双手环抱于胸前微笑看着眼前的血海女王,眼中有的只是淡然自信,没有丝毫胆怯。

血海女王那一双柳叶眉陡然竖了起来,冷笑一声。

随即血海女王左手长袍一掀,只见那十二位血奴立即化为十二道血影飞入了血海女王的长袍当中。

血海女王那纤细如白玉一般晶莹剔透的右手从长袍中伸了出来,陡然一股血红色的幻影浮现在血海女王身体周围,而后那血红色幻影极速缩小,最后化为了一柄长叉。

“秦羽,这柄武器乃是我借助自己本源能量,炼化千万年所得,名为‘血叉’,威力和二流鸿蒙灵宝相当。”血海女王轻启红唇,面上有的只是自信。

秦羽双手朝两侧一伸,双手之上立即浮现了一层手套。

“这手套,名为‘雪花’,为二流鸿蒙灵宝。也是我亲自炼制的。”秦羽心中宁静如止水,随即单手一指虚空,嘴中吐出了四个字,“空间,冻结!”

顿时——

这片海洋上空,方圆十万里范围内的空间波动瞬间就停滞了,方圆十万里的空间完全被冻结。

秦羽施展空间冻结,不需要如八大圣皇那般要祭出‘本源灵珠’,秦羽灵魂吸收了八大本源之力,施展起来轻松无比。而且‘空间冻结’程度也是达到极限程度。

“空间冻结?八大圣皇的绝招,你怎么会?”血海女王心中顿时一紧,原本自信无比的心态也变了,变得小心翼翼。

秦羽微笑不语。

秦羽不得不承认,这血海女王的消息真的很闭塞。估计平常时候一点都不关心外界发生的事情。自己跟雷罚城的几位神王战斗,动静是那么的大,绝大多数的神王都知道的。这血海女王竟然不知晓。

“哼,会空间冻结又有何用?”血海女王随即冷笑一声,手持通体血红的‘血叉’,整个人化为一道血色幻影便到了秦羽面前。

秦羽眼睛一亮:“好快的速度,修罗神王罗凡脚踏血尺‘断命’时候的速度,怕都是不及这血海女王!”

同时秦羽双手如盛开的莲花一般,无数的莲花幻影朝血叉涌去。

血海女王只感到自己的血叉如同陷入了无尽的漩涡当中,阻力是越来越大,根本无法继续刺下去。

“跟我比力气?”血海女王怒极而笑。

血叉猛然用力一搅动,那无数的莲花幻影在一瞬间都如同泡影一样破碎了,那血叉眨眼功夫就到了秦羽面前。

“咦?”秦羽心底不由惊咦一声,当即用双手去硬挡。

“砰!”

【147小说】

雪花手套跟这血叉正面碰撞,秦羽只感到一双手掌一阵剧痛,剧痛迫使得秦羽不得不飞速退开卸去那恐怖的攻击力。

“这是二流鸿蒙灵宝?威力怎么这么大?”秦羽有些惊讶看着那血叉。

自己的手套‘雪花’也是二流鸿蒙灵宝,为何差距如此大?秦羽那新宇宙空间之力包裹着血海女王,仔细感受一下血海女王身上的气息,秦羽心底便有了一种想法。

“刚才这血海女王说,那血叉乃是她使用自己的本源之力炼化而成。她自己的本源之力是什么?”秦羽心中猜想了起来。

……

实际上,血海女王本体便是‘血海’,而血海,乃是神界的无边海洋孕育而生。血海中蕴含的本源之力,可以算是神界海洋孕育的一种本源之力,非常的特殊。

血叉,如果他人使用,威力只会等同于一般二流鸿蒙灵宝。

可是,血叉由本体就是‘血海’的血海女王使用,威力却是要大的多。

“哼,秦羽,本宫主连‘时间静止’都没有使用,你就要认输了吗?”血海女王此刻也有了笑容,自己的‘血叉’攻击力,她当然清楚。

“不,不,不。”秦羽微笑着摇头,“刚才不过是热身而已。”

秦羽单手一伸,手中突兀的出现一柄长枪,通体黝黑,隐隐有着玄黄之色。这柄长枪的枪头更是有着血丝缠绕。

秦羽的第一武器——残雪神枪!

当第一眼看到残雪神枪,血海女王便不由瞳孔收缩,以她的眼力自然感到残雪神枪的不凡,而且秦羽在此刻拿出来,显然这件长枪威力要比那手套强

“难倒又是一件一流鸿蒙灵宝?”血海女王心底暗道。

血海女王再有想象力,也不敢想,秦羽手中的武器,比一流鸿蒙灵宝要强大的多。

“哼,就是一流鸿蒙灵宝,也是要看在谁的手里。”血海女王心头涌出一丝嫉妒、恼怒,当即血海女王一声叱喝,同时手中的血叉极速旋转了起来。

“呼!”

因为血叉的旋转,竟然凭空以血海女王为中心形成了一个血红色的漩涡,那漩涡吸力越来越恐怖。

“这是什么招数?”侯费目瞪口呆,侯费、紫霞、红云三人早在秦羽、血海女王一交战之前就飞到了远处。他们倒是可以远远的观战。

秦羽手持残雪神枪,屹立在半空,一动不动。

“咻!”那血叉携带着无尽的恐怖旋转之力,狠狠地抽向秦羽。秦羽只是很简单地一挥手中的残雪神枪。

已经蓄势许久的血叉,携带着漩涡旋转之力,力量大的出奇。跟秦羽的残雪神枪狠狠地撞击,竟然迫得残雪神枪枪杆中的‘玄黄之气’从枪杆中飞了出来。

“蓬!”剧烈的撞击声。

手持血叉的‘血海女王’如同凡人遭到电击一样,整个人身体一阵抽搐,同时被击地飞抛了开去。

“咦?”秦羽看了一眼那安然无恙的血叉,“哦,竟然可以瞬间修复,奇妙,奇妙。”

受到残雪神枪的剧烈反弹,二流鸿蒙灵宝一般都是会碎裂的。只是这血叉瞬间就得到血海女王体内本源之力修复,所以安然无恙。

血海女王在半空中定住身体,看着秦羽,眼神冷漠:“看来,我小瞧你了。”

“有什么手段,尽管使用出来,你不是有时间静止的神通吗?”秦羽看着血海女王,微笑着说道。

血海女王冷然一笑:“你?也妄图逼迫我使用时间静止?”

“哦?”秦羽饶有兴趣地站在一旁,他真的想要看看这血海女王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只见那血海女王单手一伸,手中的血叉就消失了。

“我,最厉害的武器,就是我这不死之身。”血海女王盯着秦羽,“就是一流鸿蒙灵宝,都难伤我的身体。”

血海女王本体乃是‘血海’,诺大血海化为的生灵。论奇特之处,比之秦羽的变异分身,犹有过之。血海女王的身体坚韧程度,也达到一个恐怖的地步。

仗着这不死之身,血海女王在上一次天尊山降临过程中,保住了性命。

潜修如此多年,她更领悟了‘时间静止’。可能因为本体是血海的缘故,血海女王最喜欢的是潜伏闭关修炼,一次修炼就可能有亿万年。这也是她为何对外界知晓的极少的缘故。

“呼!”

血红色的人影一下子就到了秦羽身边,血海女王整个人旋转起来,那右腿如同长鞭一样,携带着无尽的力量狠狠地劈向秦羽。

面对这一击,秦羽微笑着面对——

只见一青色人影从秦羽体内飞出,这青色人影同样的一腿狠狠踹出!

“砰!”

两腿交击,都是绝强的坚韧身体,撞击声低沉恐怖。幸亏空间被冻结住了,否则早就碎裂开来了。

血红人影一阵移动,最后定下,惊异看着黑袍秦羽跟青袍秦羽。

“这是你的分身?”血海女王刚才已经感受到青袍秦羽身体的坚韧了。

只见青袍秦羽略微一拱手:“血海女王,身体坚韧是我最自傲的地方,我俩切磋一番,看谁的身体更坚韧,如何?”

血海女王自信一笑,身体坚韧是她最自信的地方。她不相信有谁可以伤害她的身体。

“好!”

口中说完,血海女王整个人便一下子到了青袍秦羽身前,刀腿、刺拳、膝撞……绝对野蛮的一次次近身攻击。

“砰!”“砰!”“砰!”“砰!”“砰!”……

一次次地撞击,两人宛若疯狂一样,长袍舞动之间,那血海女王的如羊脂玉的长腿、玉臂出现。可是她的长腿、玉臂坚韧程度却如一流鸿蒙灵宝。

“啊!”

青袍秦羽跟血海女王二人骤然分开,可是以后以更快的速度撞击了。

“砰!”

一次恐怖的撞击声以撞击处为中心,朝四面八方传递了开去。单单那撞击声便让远处观战的侯费等人一阵惊恐。

“嗤嗤~~~”青袍秦羽的身体如同石头碎裂一样出现了裂缝。

血海女王笑了,而她的身体同样剧烈震颤了开来。血海女王的身体而后直接崩溃,化为了一道血红色的液体,可霎那,那血红色液体再次化为了血海女王。此刻血海女王脸上满是兴奋:“哈哈,你输了。”

“蓬!”青袍秦羽一下子化为了青色的气体。可是那青色气体,也是眨眼功夫再次聚成了青袍秦羽。

血海女王脸上笑容瞬间凝滞了。

(第一章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