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变

首页 > 星辰变 > 正文

第十一集 破空 第二章 疑惑

    

鲜花满地,也不知道多久没有人踩过,这些五颜六色的花很是漂亮,然而此刻在无边的花丛之中却站着两个年轻男子,其中一人身穿深青色长衫,嘴角也有着鲜血。

在他对面的男子,一身醒目的金黄色长袍,冷笑看着眼前的深青色长衫男子。

“主人,刚才听他们所说,还以为二人功力差距有多大,现在一看……原来一个金丹后期,一个元婴前期。实力差距并不大嘛。”墨麒麟砸吧两下嘴巴满不在乎说道。

玄冰狮兽史信笑道:“阿墨,你也不仔细想想,如果二人实力真的差距非常大。那个金色长袍的叫王元的男子,又怎么会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夺得极品矿石呢?”

“对啊。”墨麒麟恍然大悟。

秦羽、侯费、黑羽三兄弟注意力却在那李新和王元的对话上。

李新眼神之中尽是坚毅。

“对,我联华宗是小宗派,在修仙者宗派中连前一千都排不上,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宗派。你的清虚观是大宗派,修仙者的第一宗派。你王元当初在乡下的时候资质就比我高,我资质就极低。”

李新话中有着丝丝怨气,他仿佛回忆起了当年那一幕。

“我跑了那么多宗派,可是那么多宗派都不要我,最后唯有联华宗收了我!而你却被清虚观收入了。你资质高,门派好,修炼功法好。我资质低,门派差,修炼功法差,可是我现在看来,你不就比我高那么一点吗。我如今也到了金丹后期顶峰,距离元婴期只有一步而已。”

李新冷看着王元:“真不知道你这些年有没有用心修炼。时间都浪费到勾心斗角、杀人越货上去了吧。”

“你……”

王元手指怒指着李新,却气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王元资质是非常好,清虚观总共那么多弟子,凡人又那么多,王元能够被清虚观收为弟子便可以说明其资质。然而这么多年以来,他也就比资质极低、门派弱的李新高一点而已。

“有本事继续跑啊。你怎么不跑了?”王元忽然讽刺道。

“我不跑了。”李新微笑道,“我再跑下去,功力估计就要消耗殆尽了,到时候还不是被你一把抓住。而现在……我还有足够的实力和你拼,甚至于自爆!”李新的眼中忽然迸发出一道亮光。

王元脸色微微一变。

他比李新就高一层而已,如果李新真的在最关键时刻自爆,他王元十有仈Jiǔ都要丢掉性命。毕竟元婴期的弟子,还无法元婴离体。

远处观看这一切的秦羽心中对这李新起了好感。

在秦羽心中,修炼一途。资质虽然重要,功法虽然重要。可是……心性也非常重要。

这李新吃尽苦头,心性早就磨练的坚毅无比。而王元则是相反,一路顺风顺水,心性不怎么样,怪不得只是比李新高那么一丝而已。

……

“李新。”

一道声音很是突兀地响起,而僵持之中的李新和王元都是心中一震,情不自禁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只见……一身穿黑色长袍的冷漠男子从空中飞了下来。

王元心中一突:高手,气势比师尊要强的多。

这王元的师尊不过洞虚后期而已,距离秦羽自然差距巨大。

“李新,我有事情要问你。”秦羽看向李新说道。

李新心中一喜,他当然能够感受到眼前人远远超过他们,当即躬身道:“前辈,晚辈现在正在被这贼人追杀,他妄图夺得晚辈的极品矿石。这贼人站着这,晚辈实在是很难心静下来回答问题。”

秦羽只是看向王元。

王元心中挣扎一番:“晚辈是清虚观弟子,在几日之前,晚辈幸运地得到了一块极品矿石,谁想半途被这个小子被夺走了,万望前辈能够主持公道,晚辈定当心中永存感激。”

这王元反过来咬了李新一口,可是王元并不知道刚才秦羽就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切。

“你,无耻。”李新冷声道。

王元却正气凛然道:“李新,这极品矿石不就是我亲自开采出的吗,你还想诬陷我,我真的没有见过比你还无耻的人,你还想颠倒黑白……”

“聒噪!”

秦羽一挥手,一道太阳真核的金色能量直接洪灾王元身上,王元直接化为了虚无。

李新心中一跳。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元婴期的王元就这么死了。

“前辈,有什么事情尽管问,晚辈定当知无不言。”李新躬身说道,恭敬的很。

秦羽淡然道:“我问你,前一段时间,那阴月宫和清虚观开始召集各处的散修,让各大散修聚集在他们的宗门。从那时候到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好像听到你说几百散仙死,到底怎么回事?”

“前辈应该是从海外刚回来吧。”李新微笑道,“散魔一方和散仙一方,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都开始聚集在阴月宫、清虚观。可是后来……阴月宫和清虚观便开始有人被杀了。”

秦羽眉毛一掀。

“一开始死的人只是普通弟子,随着时间推移,死的人变成散仙,一劫、二劫、三劫的都死了许多,甚至于四劫以上的也有不少被杀。不但是清虚观的散仙,连阴月宫的散魔也有许多被杀。”李新忽然皱起了眉头。

“不过这些散仙死的很诡异,有些散仙就是凭空失踪,有些散仙是和散魔相斗的时候死的,反正很多……仔细看起来,就是散仙和散魔之间开始彼此试探起来了。”李新笑着道。

“试探?”秦羽追问道。

李新解释道:“这太简单了,阴月宫聚集那么多散魔,清虚山聚集那么多散仙。他们聚集干什么?难道就是大吃大喝浪费时间,当然是要彼此厮杀攻击,现在只是试探而已。”

“哼,才死了几百个,可是阴月宫和清虚山聚集的散修都超过一万了。几百个又算什么?”李新冷笑道,“我看,要不了多久,这腾龙大陆就要血流成河了。”

秦羽点了点头。

“你可有腾龙大陆的地图,给一份给我。”秦羽冷然道。

李新心中疑惑眼前的前辈为什么连地图都没有,但是他并没有说,而是恭恭敬敬地将一块玉简递给了秦羽,秦羽接过后灵识一扫,清晰知道了腾龙大陆的概况。

“很好。”手一番取出了一块金属性极品矿石,“这就算是给你的奖赏。”

秦羽将这极品矿石扔给了李新,随即身形一动便凭空消失在了李新眼前。给李新一块极品矿石,实际上是因为秦羽对这个李新很有好感,一块极品矿石,对于拥有仙界矿石的秦羽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极品矿石!”李新看了接过的矿石便一阵大喜,待得他再看去,秦羽已经消失不见了。

******

半空中,秦羽、侯费、黑羽、玄冰狮兽三兄弟,墨麒麟七人飞行。

“大哥,我看那个金丹期的小子说的对,这散仙一方和散魔一方应该是彼此试探,杀了数百个散修根本算不了什么。”侯费也说道。

秦羽缓缓摇头。

“不像是试探,我总有那样的感觉。”秦羽不确定地说道。

随即秦羽甩了甩脑袋,笑着道:“既然想不通就不想了。”

“大哥,我们去大杀一通,管他那么多干什么,反正我们不是有青禹仙府的吗,等杀了之后就立即躲进青禹仙府。等外面的人搜索的松了,我们再去大杀一通。如此岂不痛快?”侯费眼中放光。

黑羽没有说话,只是眼中也放光了。

“主人,不妥。”史信出声道。

“丫的,哪里不妥?有青禹仙府在,就是十二劫散仙也休想攻破,怕什么?”侯费怒声道。

“费费。”秦羽制止了侯费,“史信,你继续说。”

史信点头道:“主人,以我看来,www.147xiaoshuo.com散仙一方和散魔一方都死了几百个,相信已经势同水火,甚至于……在他们的大本营一定布置下天罗地网等着对方去杀人。如果我们去,很有可能跌入陷阱中。”

秦羽赞同的点了点头。

秦羽也想到了这一点,这个时候的清虚观和阴月宫肯定是防守严密,甚至于布置下了天罗地网。

“天罗地网,史信你这个笨蛋,陷阱本侯爷当然知道。只是你也不想想,再厉害的天罗地网,又能够拿大哥的青禹仙府如何?”侯费显得有点不耐烦,他最想大杀一通。

秦羽沉思片刻。

“好了,这样,你们暂时先进入青禹仙府歇息,我一人先装作一个平常的修仙者前往清虚观一探。费费放心,等我探查过了,定会让你痛快的大杀一场的。”

侯费等人直接凭空消失,进入了青禹仙府之中。

一想到秦氏一族几乎被灭族,自己瑞王府可爱的侍女,忠诚的侍卫都死了,秦羽便不由自主动了杀机。

“乌空血、明良,当初的灾难是谁做的,这个苦果就要谁吃下去。”

秦羽化为一道流光直接朝清虚观飞去。

……

腾龙大陆幅员辽阔,在腾龙大陆的北方还是夏天,在腾龙大陆的南方却可能是冬天。

清虚山就在远方。

而此刻天地间尽是一片雪白,漫天的鹅毛大雪不停地飘落下来,秦羽便是天空中无边的雪花中一点黑点。在飞近清虚山的时候,秦羽飞行的速度已经开始减缓了。

忽然秦羽被下方一点火光给吸引了。

“那老头是高手。”秦羽感到了那白发老者不简单。

清虚山下,一颗茂密的大树下正有一处篝火,篝火旁有一个壮硕年轻人和一个白发老者。

“老人家,给。”那个壮硕的年轻人将一块烤熟的大腿递给了白发老者,“这是我刚刚猎杀的一只白鹿,鹿肉新鲜着呢。”

白发老者鹤发童颜,微笑着接过了鹿肉,津津有味地吃了一口:“恩,味道是很不错,小兄弟,我看你在这清虚山下,难道是清虚观的弟子,可是你的功力为何如此之低,连金丹期都没有到。”

那壮硕年轻人苦笑道:“我哪有资格进入清虚观,达到先天境界还是家父留下的一部残缺修炼功法修炼的。而且我年纪已经很大了,根本没有宗派愿意收我。”

白发老者点了点头,赞许看着眼前的壮硕年轻人。

“小兄弟心性很不错,我既然吃了你的鹿腿,也不能不帮你。这块令牌你拿着,然后你直接前往紫阳门,将这令牌给紫阳门的人看,并告诉他们要当紫阳门弟子,紫阳门定会收你。”

壮硕年轻人顿时大喜,他当然听得出来,眼前的白发老者很有可能是紫阳门的师门前辈。

“恩,这令牌只能让你进入紫阳门,这样,老头子我看你很是欢喜,当年我修炼的时候有一件灵器,今日便交给你吧。”白发老者微笑着说道,同时手中光芒一闪。

此老者可不是一般人,他是紫阳门,和赤阳真人的同辈高手赤延真人,如今已经是十劫散修,地位之尊崇根本不需要多说。

“哦,有人来了?”白发老者目光扫向秦羽,在空中的秦羽心中都不禁一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隐约的光影霎那出现。

“噗哧!”

一只手刺穿了白发老者赤阳真人的腹部,壮硕年轻人看到那血红色的一只手从眼前的前辈腹部穿出来吓得都呆了。那只染满鲜血的手正抓着一元婴,那是赤延真人的元婴。

“巫黑,你敢杀我?”赤延真人的元婴口吐人言。

出手的正是巫黑,巫黑抓着赤延真人的元婴‘嘿嘿’一笑:“废话,我谁不敢杀,十劫散仙的元婴,也算是大补了。”说着一口扔进口中,嘎巴两声就直接吃了这元婴。这一切让那壮硕年轻人目瞪口呆。

巫黑睥睨了远处的秦羽一眼:“渡劫中期,太低了。”说完,巫黑还朗声大笑道:“清虚观胆小如鼠,今日我就先吃一个十劫散修的元婴,下一次,就是十一劫的,哈哈……”身形一动便化为一道黑色流光飞向远方。

巫黑也猖狂,他虽然有实力瞬移可是并不是瞬移,而是飞行。明显是给机会让对方追。

“巫黑,休要逃走!”

一声怒吼从清虚山上响起,一道赤红色流光冲了下来,所过之处清虚山的积雪完全融化。而在天际看到这一切的秦羽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怎么事情发展的跟我心中所想的不一样?不应该啊,乌空血和明良应该知道破天图的秘密,不会如此愚蠢吧。可是这巫黑又怎么回事?”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