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变

首页 > 星辰变 > 正文

第十集 第十九章 水墨画

    

第十集 第十九章 水墨画

灵兽圈,在仙界数量还是有不少的,可是在这凡人界即使十二劫散仙估计也没有那等实力炼制这灵兽圈,自然灵兽圈就珍贵了起来。

不说其他,单单将这灵兽圈送与那些八劫十劫的散仙散魔,定可以让那等散仙散魔对自己刮目相看。即使不送与别人,自己抓了妖兽当坐骑,也是极为潇洒逍遥的。

“看来逆央仙帝留下不少宝贝给我们呢,这十八灵兽圈既然是双九,那自然按照当初的协定来分,我就取其中两灵兽圈了。”霍灿说着便要出手。

妍姬娘娘冷看一眼,声音冰冷:“霍灿,心急可吃不热豆腐。”

秦羽看到这灵兽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可以控制妖兽。

“妍姬娘娘,对于这灵兽圈我还是不怎么清楚,它怎么就完全可以控制妖兽呢?”秦羽有礼地询问道。

妍姬娘娘看是秦羽,心中也知道这星辰阁背后那散仙实力了得,当即笑道:“这灵兽圈炼制方法极为特殊,似乎可以与灵魂相连,妖兽一旦被束缚,绝对背叛不得。”

秦羽心中一喜。

他最担心的就是如果哪一日自己飞升离开,或者自己身死,自己的亲人该如何。现在有了这灵兽圈就好了。

有灵兽圈,秦羽就可以全力抓捕一厉害的妖兽,有灵兽圈绝对可以让这灵兽保护自己的亲人。

“妍姬娘娘,我们现在还是分配这灵兽圈吧。”乾虚老道目光有些炽热,一看到这灵兽圈,乾虚老道心中就兴奋激动了起来,他不过一个三劫散仙,这灵兽圈可是连十二劫散仙也十分想要得到的宝贝。

妍姬娘娘看着众人当即道:“竟然如此,我们便按照当初的协定,我取九份中的三份,便是六件灵兽圈,秦羽他们是两份,便是四件,龙族也是四件,乾虚是两件,霍灿以及依达二人是两件。我说的可对?”

众人点头。

妍姬娘娘当即一挥手,直接取了十八灵兽圈,随后第一个看向秦羽笑道:“这是你们星辰阁的四件灵兽圈。”说着便十分友好的将四件灵兽圈递给了秦羽。

第一个便给秦羽,说明这妍姬娘娘对秦羽的善意。

实际上,妍姬娘娘如此不单单是因为秦羽背后那位厉害的散仙,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秦羽手上有着噬砯雷印符。这是在场几人之中唯一可能伤她甚至于要她性命的东西。

“谢妍姬娘娘。”秦羽笑着接过了四件灵兽圈。

秦羽看了看藏宝阁门口:“立儿怎么到现在还没来?”

“延狼延墨,这是你们龙族的。”妍姬娘娘又将四件灵兽圈给于他们,延狼作为代表当即伸手接过,一接过便立即将其中两件给于了一旁的延墨。

延墨却是只接了一个:“延狼,这灵兽圈一个我足矣。”

“霍灿,这是你和依达的。”妍姬娘娘取出两件灵兽圈,分别递向霍灿和依达一人一个。

“依达,你要那灵兽圈作甚?”霍灿一伸手竟然将两件灵兽圈都拿了过来,依达此刻正难堪地伸着手,一时间显得有些尴尬。虽说依达依靠霍灿,可是霍灿的意思很明显,两件灵兽圈一件不给依达。

依达收回了手,似乎不气恼,反而笑道:“霍灿前辈是散魔,晚辈功力还弱,要了这灵兽圈也没多大作用,还是在前辈手上能够发挥大作用。”

霍灿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满意。

又将乾虚老道的那份给了乾虚老道,这十八灵兽圈倒是完全分配好了。

“我记得当初逆央仙帝曾经说过,藏宝阁中有一宝贝,是独一无二的,比青禹仙府贵重十倍。虽然这灵兽圈也算得上珍贵,可是却是不如青禹仙府,更别说十倍了,难道那宝贝在二楼?”依达若有所思地说道。

在场的其他人都是脸色一变。

分配灵兽圈的时候,大家都是和和气气的,并没有为了这灵兽圈太过在乎。那是因为在场的人都记得那逆央仙帝曾经说过比青禹仙府贵重十倍的宝贝。

依达的话说出来,倒是让场上气氛紧张了起来。

“一楼的灵兽圈我们既然已经分了,还是进二楼吧,二楼的入口在那。”妍姬娘娘笑着走向那楼梯处,也不管其他人是否跟上,这妍姬娘娘第一个便上了楼梯。

乾虚老道、霍灿一个个高手争先恐后地连忙跟上。

灵兽圈,比那青禹仙府是远远不如,更别说和那比青禹仙府珍贵十倍的宝贝相比了。那等宝贝,这些高手们哪个不是要争破脑袋。

而且——

根据逆央仙帝当初所说,这是独一无二的,也就是说,只有唯一一件,既然是唯一一一件,那自然不用分配。而是各自凭借各自的本事去抢夺了。

楼梯的材质如同乳白色大理石,众人沿着楼梯走了上去。

妍姬娘娘心中一颤,她竟然看到一人站在了二楼空旷的大厅中,而这人正是立儿。

“立儿姑娘,你怎么进入了二楼?我刚才可都是在一楼,可没有看到有人从楼梯进入二楼的,你怎么进入了二楼?”妍姬娘娘此刻最担心立儿获取了那宝贝。

秦羽等人此刻也依次上来了。

秦羽看到妍姬娘娘那幅满脸煞气的模样,又看到立儿被质问,心中不禁一阵恼怒,当即身形移动直接到了立儿身前,直接对妍姬娘娘喝道:“妍姬娘娘,你在干什么?”

秦羽怒气冲冲,手中却是扣了那噬砯雷印符。

妍姬娘娘心中怒火熊熊,八人之中她实力最强,对于那比青禹仙府珍贵十倍的宝贝她是势在必得,谁想她进入二楼的时候发现这立儿已然进来了。

不过看到噬砯雷印符,她还是强自按捺下愤怒,道:“我想问问,这立儿到底怎么进二楼的?”

“妍姬娘娘,刚才我们在藏宝阁外面的时候,你们进入了一楼,我直接上了二楼啊。”立儿理所当然道。

秦羽也是一怔,反过来看着立儿疑惑道:“立儿,刚才楼梯没人通过,而且逆央仙帝石碑之中也说了,从一楼的通道进入二楼。你是怎么进来的?”

“直接飞上来的。”立儿老实道。

“不可能,之前我还仔细观察了一番,这藏宝阁上布置了禁制,怎么可能随意就进来,唯有从逆央仙帝留下的通道进入才是安全的。”乾虚老道此刻也怒道。

“逆央仙帝的话你们也完全相信?”立儿用一副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众人。

所有人仿佛吃饭噎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好一个逆央仙帝,我们又被耍了。”青龙延狼摇头笑着叹息道。

其他人心中也充满了对这逆央仙帝的怨念,逆央仙帝说从一楼通道进入二楼,但是一定需要那样么?大多数人感应到这藏宝阁布置了禁制,所以不敢乱闯,立儿却是直接飞上了二楼。

“立儿姑娘,这二楼是否有什么宝贝,你可发现了?”妍姬娘娘扫视了二楼一眼,最后对着立儿询问道。

在一楼的时候,那十八灵兽圈可是出现在众人眼前。可是到了这二楼,妍姬娘娘虽然只是扫视了一眼,可是以她的实力,如果那仙宝藏的不是太隐秘肯定被找到了。

“妍姬娘娘。”秦羽接过话来,盯着妍姬道,“我家立儿是否得到,管你何事?逆央仙帝所说的宝贝可唯有一件,根本不需要分配,谁得到是谁的,就是立儿得到又何须告诉你?”

“你……”

妍姬娘娘大怒,可是看着秦羽时刻拿在手上的噬砯雷印符,却是硬生生吞下这口气。

此刻二楼中的众人,可不单单妍姬娘娘一人对那宝贝眼红,就是其他高手也同样对那宝贝眼红,这个时候他们也想要知道立儿是否得到了那仙宝。

“各位,我对天发誓,如若得到了那所谓的独一无二的仙宝,天雷轰下魂飞魄散。”

“立儿,你……”秦羽看到立儿竟然坦荡荡地发誓,不禁大惊。

立儿对着秦羽一眨眼,嬉皮笑道:“没得到说出来就是了,虽然我事先来到了这二楼,不过这二楼中仙宝我还真的没有发现,看来的确藏的很隐蔽啊。”

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

顾不得和立儿说话,顿时其他六个人立即开始在二楼仔细搜索了起来。

这二楼布置类似于一个比较大的书房,墙壁上挂有一张张画像,还有一巨大书橱靠墙,同时在正中央更是有着一书桌,书桌上还放有笔墨纸砚。

“我敢说,这逆央仙帝肯定在凡人界生活过一段时间。”

秦羽拿过了那根毛笔,仔细看了一眼便说道。

这毛笔的模样就是秦始皇还在世的时候,所特有的一种毛笔模样,不过秦羽抓在手上却感觉这毛笔很重,然而正当秦羽还继续说话的时候——

一道迷蒙的剑气竟然从毛笔上射了出来,那剑气直接刺在了依达手臂之上,轻而易举就射穿了依达的手臂。

“谁偷袭……”原本正在仔细搜索的依达看到秦羽一脸惊讶表情地看着那毛笔,此刻那毛笔还【147小说 147xiaoshuo.com】有着道道剑气在吞吐,依达顿时眼睛炽热了起来,整个人化为流光。

冲向书桌上的笔筒。

二楼不过那么大,剑气射出来那能量自然让众高手都发现并警惕了起来,可是反应赶上依达的还真没几个,延狼便是其中之一,妍姬娘娘也反应了过来。

“轰!”放有五支毛笔的笔筒被几大高手争夺爆炸了开来,五支毛笔都分散了开来。

依达一把抓着一根毛笔,同一刻,一滴心头之血便滴落在毛笔之上,顿时道道迷蒙的剑气闪烁,随后这毛笔直接融入了依达的身躯。而同一刻其他各大高手也争夺了起来。

反应快的延狼和妍姬娘娘也各自夺了一支毛笔。

之后,乾虚老道和霍灿二人凭借各自实力,也夺得一支毛笔。

加上一开始秦羽的那支毛笔,总共六支毛笔。各大高手都是立即滴血认主,在滴血认主的一刻,延狼都惊叹了起来:“竟然是中品仙器,而且还蕴含着凌厉的剑气。”

“这六根毛笔竟然是六把中品仙器。”妍姬娘娘也狂喜了起来。

“咦,我还以为毛笔是六把仙剑变的,可是收入体中才发现,这释放出如此惊人剑气的仙器,本体竟然就是毛笔!”乾虚老道虽然如此说,可是脸上依旧有着狂喜。

中品仙器,即使暴乱星海中的八劫十劫的散仙,也没有几个有中品仙器。就是在仙界,大部分金仙也只是使用中品仙器,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就是依达,一开始被剑气射穿手臂的时候,他便联想到其他毛笔也是仙剑。

谁想此刻收入体中才发现,这仙器本体就是毛笔,但是——论攻击力,甚至于超过一般中品仙器级别的仙剑。

“如果我料得不错,逆央仙帝当年炼制了六支毛笔,并且时常用之书画写字,自然而然的他身上的剑气也灌入了这毛笔之上,这才让六支毛笔,威力却超过一般的中品仙剑。”妍姬娘娘猜测道。

乾虚老道惊诧道:“难道……逆央仙帝是传说中,早已经在腾龙大陆绝迹的剑仙?”

剑仙,攻击力极强,但是在腾龙大陆百万年之前便已经没有了传人,各大高手散仙散魔,只能从门派中一些古老书籍中知道有关于剑仙的记载。

“延墨,你在干什么?”妍姬娘娘忽然发现延墨竟然在收一副墙上的水墨画。

这二楼墙壁上可是挂着数十副的水墨画,大家都认为应该是装饰这个房间用的,可是不但延墨,连秦羽也在西墙壁上收一副水墨画,妍姬娘娘只是目光一扫,便发现这两张水墨画的相同之处。

在这两张水墨画页面下方,都有着一很小的仙剑图像。

“还有一张!”

各个墙壁上都挂着许多水墨画,这妍姬娘娘却发现了第三张同样下方有仙剑小图的水墨画,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仿佛抢劫一样直接将那水墨画收入怀中。

“他们……”乾虚老道、霍灿等人感到莫名其妙。

秦羽、延墨、妍姬娘娘三人收了水墨画都是一顿,片刻都清醒了过来,脸上都有着难以抑制的狂喜。即使以延墨的自制力,即使是妍姬娘娘的地位,此刻都激动的浑身发颤,脸上更是激动的充血。(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