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变

首页 > 星辰变 > 正文

第九集 第八章 心性蜕变

    

今天第二章!

————————

“谷主,最后传来的消息,二十五人进入了京城内部,在攻击皇宫的时候,其中一人拼死自爆杀死了某个权贵人物,应该是秦王朝的皇后或者妃子。”

砚心恭敬地禀报着,而狄螚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确认?”

狄螚再次询问道。

砚心点头道:“谷主,根据通传的消息,那些皇宫内的宫女们称呼那女人为‘娘娘’。所以不是皇后就是嫔妃。”

“很好……下面呢?”狄螚脸上有着一抹喜色。

砚心一怔,而砚谋出声道:“谷主,这是最后一个消息了,发出这个消息之后,那队长就被杀了……不过剩余的修妖者按照计划应该是攻击京城内部的大臣以及一些居住在皇宫外的皇族。凡人脆弱的很,即使修妖者随意散发的气劲都能杀死他们,估计秦王朝肯定有不小的损失。”

“非常好。”

狄螚笑着站了起来,“不过,根据此次战斗的情况,可以发现那秦王朝防御极为严密。此次他们吃了大亏,防御肯定会再次加大力度,我估计再派出人手,估计都很难突破京城城墙的监察。”

砚心皱眉道:“谷主,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砚心,我思考许久,想到一个妙法……以凡人对凡人!”狄螚笑容灿烂。

砚心砚谋二兄弟一怔。

“他们对于修妖者防御,可是对于凡人怎么防御?只要我们控制一批凡人,让这些凡人去攻击,肯定出其不意,效果可能比修妖者动手还要好。”狄螚自信道。

砚心砚谋顿时眼睛一亮。

“根据从明王朝搜查来的情报,潜龙大陆有杀手组织,也有情报组织。”狄螚笑道,“我们海底需要不值钱的珍珠玛瑙,反而是凡人最喜欢的。”

www.147xiaoshuo.com

“谷主的意思是……”砚心也想到了。

“不错,先用金钱珍宝,让那些杀手组织动手。”狄螚缓缓道,“不过……根据情报,杀手组织接任务也是有限制的,秦王朝的皇子们,他们还不敢滥杀。所以……除此以外,我们自己也要组建一个杀手组织。”

“我们自己组建?”砚心疑惑道。

狄螚点头道:“对,派遣数十名修妖者进入明王朝以及汉王朝,在一些先天高手面前展示他们的实力,吸引他们进入我们的组织。”

“同时,也向一些大的家族,展示修妖者的实力,获得他们地支持,甚至于控制一些大的家族势力!”

狄螚眼中光芒闪烁。

“我们以明王朝、汉王朝以根基,建造一个杀手组织,此组织名为‘阴魂’!最高目标,就是杀死秦王朝的皇族子弟。”狄螚眼中寒意大盛。

最高目标定为杀皇族子弟。他可没有想过让那些凡人杀手去杀秦羽。

“谷主英明。”

砚心砚谋都单膝跪下喜道,他们听到这个计划,就感到非常可行。用凡人对凡人,那些修妖者用灵识监察,不过监察修妖者而已,凡人却无法监察了。

“杀手组织‘阴魂’。”狄螚心中冷笑,“秦羽,我要让你秦家知道什么叫‘阴魂不散’!”

*****************

明王朝境内。

明王朝有数的高手,‘擎天手’宇文殇正骑马走在官道之上,此刻已经是黑夜,然而宇文殇却依旧缓缓赶路。

“停下。”

一声冷喝响起。

“是谁?”宇文殇脸色一变,他竟然感应不到刚才出声之人到底在哪里。

“我在你身后。”冰冷之声再次响起。

宇文殇下马转身,动作连贯无比。他并没有出手,因为他知道……能够无声无息出现在他身后的,如果要杀他,他早就死了。

“你……”

宇文殇脸色大变,因为眼前之人竟然凌空而立。

能够不借助任何工具而凌空站立的,唯有传说中的上仙。

“你是上仙?”宇文殇难以置信。

“对。”这壮硕青衣大汉直接承认了。实际上这青衣大汉却是一个修妖者而已,“我看你资质不错,也已经是先天高手,我欲要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听到上仙要收自己为徒,宇文殇傻了。

“恩,你不愿意?”青衣大汉皱眉道。

“不,我愿意,徒儿拜见师傅。”宇文殇当即跪下道。

上仙啊,那可是至高的存在,无数的武者想要成为上仙的徒弟都不成,此刻有上仙要收自己为徒,宇文殇又怎么会拒绝?毕竟上仙的吸引力太大了。

……

短短三个月内,一个庞大的杀手组织成立了。

这个杀手组织根基在明王朝以及汉王朝,为其效劳的一些传承过百年的大氏族就有数十个,这些大氏族都是因为上仙原因收其子弟为徒才答应的。

除此以外,还有大量的先天高手,也投到了这个杀手组织之中。

能够成为上仙,那是一个顶级武者梦中都想的。

如此庞大的势力,加上大量的先天高手,自然吸收了一些后天的高手,如同风卷残云一般,这个杀手组织的势力自然也延伸到了秦王朝内部。

三个月,一个仅次于‘天网’的杀手组织成立了,这个杀手组织名为‘阴魂’。

******************

羽王府。

“徐叔,你当初料想的确不错啊,这几个月果然出了个杀手组织。”秦羽笑着说道。

徐元服用了筑基丹后,经过秦羽用本身功力为其洗经伐髓,帮忙其吸收丹药之力,此刻的徐元已然是一名先天高手了,面貌也是四五十岁模样。

筑基丹,一般的修真小派都拿不出来。还是极为珍贵的。

秦羽用那夺之九煞殿中的‘藏宝殿’内一些材料,炼制出了不少筑基丹。一颗筑基丹,加上秦羽亲自出手,让凡人一下子成为先天高手那是自然的。

“融入凡人世界,以凡人对凡人……不过这狄螚只是稍有小聪明而已,竟然用杀手组织的方法,这却是最好对付的。”徐元扇着羽扇说道,似乎一点也不在乎。

秦羽看着徐叔。

“放心,暂时你的人不需要出动,既然他用凡人,我用凡人也足以对付他了。”徐元微微扇动羽扇,自信道。

秦羽微笑着点头。

当晚。

秦羽独自一人在灯下看着书籍,忽然敲门声响起。

“父王,是你。”秦羽打开房门,看到门外竟然是自己父亲秦德,不禁很是高兴。根据徐元是‘李代桃僵’之计,住在清林园中的根本不是秦德和风玉子,而秦德风玉子却是住在了羽王府内。

秦德微笑着点头,看了书桌旁的书籍笑道:“晚上还在看书?”

“无聊嘛。”

秦羽当即坐到一旁,秦德拿起书籍看了看:“得与失?这书也是一道家大家所写,的确可以借鉴借鉴。”

秦羽摇头道:“修真者,以实力为尊。然而在这个世界越久,我却感到自己的心越是累,看这些书也能轻松些。”秦羽在自己父王面前,不自觉的流露出自己软弱之处。

秦羽坚强,一个初到海外修妖者的小子,却到达如今地步。这的确是难以置信的事情。

“羽儿,你也应该好好休息,不要再争了。”秦德安慰道。

“争?父王,争斗,并不是我要争斗,而是别人逼着我争斗,在海外修妖界,别人要杀我,我如果不想被人杀,只有杀人!”秦羽深吸一口气。

秦德当然理解这个道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一直相信一句话‘弱者,任思想控制行为。而强者,却是让行为控制思想!’。”秦羽面色刚毅了起来。

“当我悲伤痛苦时,我反而会引吭高歌。我恐惧害怕时,反而要勇往直前。我力不从心之时,却回忆过去的成功鼓起勇气再次努力!我绝对不能任由思想控制行为,一旦那样……我估计早就死了。”

秦羽眼中光芒闪烁。

“海底修妖者世界,我心底本不想杀戮。但是我知道,我如果心慈手软,肯定压不住手下反而遭到反噬,所以我必须要刚强冷漠!”

“我当初被追杀,独自一人逃命时候,感到寂寞的时候,感到自己虚弱的时候……我只能回忆起过去快乐的日子,回忆起和父王兄弟在一起的日子,让自己再次有力量,继续逃命下去,我相信自己终有翻身之日。”

秦羽拳头紧握,青筋毕露。

“羽儿……”秦德抓着秦羽的手。

“让行为控制自己的思想,这是违心么?我不知道……那日,老师死了,你和风伯伯也被断臂了。我当初原本只是想杀东方裕一人而已。不过……那东方念却不答应,我如果心软,估计会有更多的人欺负我秦家,所以我必须违背本心,我必须心狠,所以我屠戮一空。”

秦羽双眼凌厉。

“幼时,那极限训练让我痛苦,我不想训练,但是我却逼着自己,强逼着自己……当每次超越极限,我会感到畅快。那就犹如风雨之后的彩虹,我知道终有一日会让父王满意,父王的笑容,就是我最向往的彩虹。”

秦羽笑了,笑地犹如孩童。

“父王,修真者的世界真的很残酷。”秦羽叹息一声。

秦德仅仅握住秦羽的手,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如果不是澜叔,我必须继续杀戮,必须继续和人斗。否则……即使亲人被侮辱,将无法报仇。”秦羽低声道,他很感激澜叔。

因为澜叔,秦羽得以轻松点,可以顺着自己心意办事。

这是一个强者的世界,如果他秦羽不是最强者,所以必须违背本心。

“杀戮,冷漠,冷酷,嗜杀……我不想,却不得不做,每当独自一人的时候,我都会感到心痛。不过即使心痛难受,在别人面前,我依旧要装作冷酷冷静。装作微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因为我是阁主,不能慌张,不能恐惧,不能脆弱。我必须坚强!必须冷漠!必须无情!”

秦羽看向自己父王,低笑着,反而却近乎哭泣:“父王,你知道那种感觉么?”

“羽儿,我知道,我知道啊。”秦德也是心中伤心。

往昔。

无时无刻,即使是青龙宫、碧水府那些经历数千年甚至于过万年的高手,见到秦羽,都不得不承认秦羽是个人物,坚强冷酷,即使泰山崩于前,也能够做到微笑面对。

青龙、三眼老妖、言绪真人、依达这些高手,无不是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度过了数千年甚至于万年。

他们冷酷他们无情,那是自然而然的。

而秦羽不同,他当初前往海底修妖界不过二十岁,幼时的时候有亲人陪伴,在云雾山庄,有连爷爷教诲,秦羽本性是善良的,是重情的。

奈何,环境逼迫人。

幼时为了增强功力得到父王赞同,他逼迫自己。直至最后功成,和那伍行同归于尽。

而后进入海底修妖界,必须再次违心,适应那海底修妖者世界。

“‘弱者,任思想控制行为。而强者,却是让行为控制思想。’,如果不是这句话在心底,犹如一根支柱支撑我的心底世界,估计……我早就承受不了那种违心的感觉而崩溃了。”

秦羽眼中泪花闪烁,释放出心灵上的压抑痛苦,这让秦羽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羽儿。”

秦德看着自己的儿子,心中波涛汹涌,“羽儿,你不能将所有事情都藏在心底,知道吗?说出来,在家和父王说,在外和知己好友说。你不能全部压在心底。”

秦羽深吸一口气,而后笑了。

“父王,有澜叔帮我,是我的幸运。如果没有澜叔帮我,那是命运的公正。而……生命是自己的,我必须为自己负责。”

秦羽起身打开房门。

“同样,我必须继续违心,因为我要成为强者!”秦羽声音坚定无比。

秦羽走出了房门,仰头看着天空群星璀璨,心中却是道:“因为我不能容忍自己亲人受辱,我不能容忍自己亲人痛苦。所以我必须成为强者,足以保护亲人的强者!”

“微笑,沉稳,冷酷,嗜血!这就是我,软弱、心软,只能埋在心底。只能!!!”秦羽脸容愈加坚毅。(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