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变

首页 > 星辰变 > 正文

第九章 摧枯拉朽

    

当秦羽和小黑穿梭于无边洪荒,和一个个妖***战的时候,潜龙大陆楚王朝这半年的压抑即将在今晚爆发——

【147小说】 锡阳镇,一个邻近于黑水山脉的小镇,却是此次秦家发动大战的总指挥部,在此坐镇的正是镇东王秦德以及军师徐元,秦德和徐元此刻却是下着围棋。

“天已经黑了,看时间秦风将军的军队快发动第一波攻击了。”一袭黑色锦袍的徐元看了看天空,微笑着对秦德说道,手中的扇子依旧是轻轻缓缓扇动着。

秦德轻轻夹住一白色棋子放下后,平淡道:“第一战如果都不胜,风儿就不必当将军了。”

徐元脸上有了一丝笑容,秦德虽然表面上平静的很,但是徐元依旧敢肯定秦德此刻心中绝对不平静,因为刚刚那一棋,秦德下了一着错着。以秦德的棋力,正常情况下不会犯如此错误。

平静?

秦德如何平静?

妻子死,儿子死。还有秦家数百年的准备,一切都在今晚爆发。此刻秦德即使是大罗金仙,也不可能平静地下来。

******

天色渐渐昏暗了下来,雷血郡最东边一个小城池‘阳临城’,此刻警备还算森严,毕竟项家也知道秦家要进攻,而这阳临城虽然算是阻碍,却不过是小城而已,然而根据项家情报,这秦家没有足够实力攻破雷血郡。所以阳临城这个小城的驻军只有几千而已。

“城门已关,要出城等到明日吧!”

数十名城门守卫看到有人靠近当即大喝道。

“官爷,小的父亲重病,小的必须赶出去啊。能不能通融通融。”两名书生模样的青年走到了城门守卫旁,同时拿出了一钱袋,将钱袋打开,里面竟然是好几个大金元宝。

在暗夜中,几个大金元宝的光芒让这些守卫一阵发呆。

忽然——

在阳临城之外,一个个矫健的身影举着盾牌正极速从阳临城外一个小树林之中冲了出来,城墙上那些阳临城的守卫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树林中会藏人,毕竟那个树林不大。

一个个士兵们速度极快,一步便是数米,一个个都是内家高手,看到这些秦家士兵的速度,城门上的那些士兵一个个立即脸色煞白,他们一下子看清彼此差距。

“敌人来袭,敌人来袭!!!”城墙上立即响起喊叫声。

“快滚!”守卫头子却是一把抓过金元宝,反而一推书生,显然要夺了这金元宝。

两个书生却是身体一动,犹如幻影一般,随着几声低沉的咕咕声,数十名守卫都瞪大了眼睛捂着喉咙倒下了,血流的一地。两个书生收起匕首,彼此一笑。

秦家第一战绝对要赢的快,赢的彻底。要知道秦风将军此次亲自带十万大军,至于进行第一战的却是秦风的十万大军中的绝对精英,王牌军队——‘破坚’军。

破坚军只有三千人,然而却是十万中精选的三千人,个个身手了得,都是修炼比较厉害的内功。而他们两个书生却是秦家‘暗箭’中的先天高手,两个先天高手杀几十个小兵,的确是霎那。

“射箭,快射箭!”

城墙之上那些惊慌失措的军管立即吼了起来,然而破坚军的高手用盾牌挡住箭矢,一些破坚军中的高手更是一下子跑到了城门口,就这么……进去了。

“轰隆隆~~~”

城门开启——

“城门怎么开了?快关上,关上。”城墙之上军管立即大吼了起来,

三千人之中的高手犹如离弦之箭冲入了城池之中,两名暗箭的高手打开城门之后,同时猛地一撕身上书生衣服,他们里面却是一套夜行衣。随着城门大开,三千破坚军以横扫之势轻易扫荡了整个小城。

“咻!”

一只响箭冲天而起。

“哈哈,阳临城破,立即发动第二波攻击,要连破雷血郡东部四城。”秦风一看到响箭信号,立即一声令下,他根本没有怀疑这第一战。一个小小阳临城,用最精英的三千破坚军,还有两名先天高手出动,如果这都不破,那么那些高手都可以自杀谢罪了。

随着秦风一声令下,几道响箭立即冲天而起。

顿时……雷血郡东边的四个城池在几乎没有什么准备的情况下,面临数万大军的强行攻击,仅仅半夜,四个城池便被破了,同时姜涛、伏丙各领十万大军通过这四个城池,开始对雷血郡进行横扫。

而前身为黑水山贼的三十万‘黑水军’在樊雨将军的带领下,直接攻陷雷血郡南部的城池,三十万大军,分成好几股军队,从十万到两万不等。

……

“噗!”

一个秦军士兵举着战刀,一刀直接劈掉了一个地方士兵的脑袋。

“哈哈,这些雏儿都没见过血,还跟我们杀。老子连狼都杀过十几头。”那个秦军士兵大笑了起来,而手上却是毫不留情地对反抗的敌人进行屠戮。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一个个项家士兵高喊了起来,秦家在开战的时候便高喊‘投降不杀’,的确秦家也遵守了这个规定。和平的生活,让项家的士兵一个个都没怎么杀过人。

而秦家军队大多在洪荒边境上,和一些猛兽厮杀,战斗力自然不同。

……

半月,仅仅半月。

六十万大军犹如流水一样横扫了整个雷血郡,秦家军队的战士实力也首次展现了出来,经过过洪荒厮杀的战士,战斗力远超过项家那些没有厮杀过的普通战士。

此次秦家决不手软,以绝对强硬姿态攻击整个雷血郡。

半月,雷血郡被完全攻下。而项家其他三郡此刻完全投以重兵,如果要强行攻破,秦家也是要损失大量士兵,毕竟攻坚战还是极难的。

黑水军则是驻守在雷血郡靠南边的一些城池,用来震慑南域三郡的木家。

——————

“啪!”

茶杯猛地摔在地面之上,碎裂了开来。

“蓬!”

御书房的那张专门给皇帝办公的桌子整个被掀翻了,书桌上的一切都砸落在地面之上,此刻的项广犹如暴怒的狮子,瞪大了血红的眼睛,犹如要噬人一样。

“一郡,整整一郡啊,就这么完了。全乱了,计划全乱了。”

项广喘着粗气,血红的眼睛盯着眼前几人。

“朕的情报官,朕对你多么的重视,啊?你对朕呢。六十万大军。听到了吗?秦家攻打朕的雷血郡动用了六十万大军啊。哪来的?说,你给朕说。到底哪来的六十万大军?”

项广不断喘息着。

一郡,那可是极为广袤的土地,上百个城池。而且这一郡还是他项家苦心经营的四郡之一,仅仅半月就被完全攻破了。

“当初计划的好啊。你还说,一切都查明了,黑水山贼可以让姜涛、伏丙的二十万大军不敢动。只有一个秦风十万大军,那十万大军要破朕是雷血郡简直是做梦。可现在呢?”项广盯着鹰钩鼻男子。

鹰钩鼻男子惶恐跪下道:“属下也不知道啊,那黑水山贼竟然不遵守诺言,他们竟然完全归顺了秦家,那三十万黑水军就是原先的黑水山贼。”鹰钩鼻男子也是惊恐的很。

“哈哈……投降,归顺?”项广仰头大笑。

“黑水山贼,有了数百年历史的黑水山贼啊。而且数百年来秦家剿灭过黑水山贼数十次,甚至于有几次有数万人死伤。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吗?啊,都是假的吗?他们怎么可能归顺秦家,怎么可能!!!”

项广怒吼道。

霸龙军首领易言道:“皇上,现在看来,那秦家早有二心,而且一直计划了数百年。那黑水山贼也是秦家数百年就设定好的棋子。一直是用来迷惑我们的。如此才能解释,为何数百年来两方厮杀多次,现在黑水山贼却一声不响立即归顺秦家。”

项广最不愿意相信这个,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正如易言所说。

项广全身一个寒蝉:“数百年,天啊,那秦家竟然准备了数百年,那他到底还有多少暗棋?数百年的准备啊,一旦爆发,那又是多么的恐怖。”项广此刻全被自己所想的给吓住了。

在场的几位可都是项广最信任的,然而此刻却没有人敢说话了。

项广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易言等人却是没有一个敢插话。

“哈哈哈……”项广低声笑了起来,而后抬起头来盯着众人道,“好,不就是一郡吗,他秦家不就多了三十万黑水军吗。好,朕定要让秦德明白,谁才是楚王朝的主宰!”

项广错了。

黑水山贼变成秦家的,秦家真的只是多了三十万大军么?不是。而是五十万大军。因为原先要震慑黑水山贼的二十万大军如今也可以投入到战争之中。

秦家原先有六十万大军,加上暗中多召的二十万。外加黑水军三十万,一共110万大军。而且秦家军队战斗力普遍比其他三家战士战斗力高。

“皇上,老祖宗请你去一趟。”

一道清幽的声音在项广耳边响起,项广顿时全身一震,当即对着在场的几人怒斥道:“你们全部给我回去,都把自己的事情给朕做好了,再出纰漏,休怪朕无情。”

“是!”

在场的几人当即躬身后退。

几人离开后,项广才整理了一下衣装,直接离开了御书房,前往觐见那位老祖宗了。

……

皇宫有一些地方是不允许外人靠近的,‘未央宫’便是皇宫一处禁地,此刻项广便是进了这未央宫,在未央宫内,项广和蓝先生都站于卧室之外,虽然卧室门口只有珠帘阻挡,却没有人敢突破。

项广站于珠帘之外,躬身道:“广儿拜见老祖宗。”

“广儿,将战况都跟说说。”一道亲切的声音从房间之中传来,透过珠帘,隐隐可见一人正盘膝坐于一床铺之上,而那床铺正隐隐放着光芒。

项广整理了一下思路道:“老祖宗,那黑水山贼竟然改名为‘黑水军’,成为秦家的一军,一下子动用了六十万大军,半月便占据我项家的雷血郡。如此,秦家便拥有军队110万。而且根据广儿猜测,秦家可能为了今日造反,准备了数百年。”

“数百年?你能猜出这点也算聪慧。”里面的声音略微带着丝丝夸奖。

这项广一点都不脸红,又道:“即使如此,我对于灭掉秦家心中还有把握的。据我所知,秦家已经派三十万大军悄悄进入北域两郡。等秦家也开始攻击我们的时候,直接让上官虹倒戈,和我项家来个内外夹击。”

“哦?”

项广心中一动,想到一个可能,连忙道:“老祖宗,那上官虹可靠么?秦家准备了数百年,上官虹那种人,说不定真的投靠了秦家,那事情可就糟糕了。”他陡然想到了这点。

“放心,上官虹即使死,也不会投靠秦家的。”里面的声音仿佛十分自信。

项广一听,顿时心中轻松许多,对于老祖宗,项广心中有着盲目的崇拜。

忽然里面的老祖宗声音严厉了起来:“广儿,你的情报部门是否查出,有关秦家已经死去的三世子秦羽的事情,特别是这个秦羽是如何修炼的?”

“秦羽?那个没用的三世子?”项广一呆。

项广实际上还不知道秦德渡劫那一场大战的过程,毕竟他的人马,除了伍德全部死了,而伍德又不屑告诉于项广真实情况。

“没用?四方杀神和葛闽。五个先天大圆满高手!一个十九岁小子杀死五个大圆满高手,还有上仙伍行,那个小子在死前还杀了上仙伍行。你还敢说他没用?”老祖宗略微有些怒气。

项广一呆。

他对秦家的大儿子和二儿子还是比较关注的,至于这个三儿子,根本从来没有在乎过。可是现在,连神秘的老祖宗竟然也关注到这个秦羽了。

“你速速去查。到底是什么功法可以让一个十九岁的孩子达到如此实力。我绝对不相信一个人的天资可以高的这种程度,绝对有顶级的功法。如果秦家有这样的功法,训练出一批决定高手,那才是灾难!”老祖宗声音重了起来,显然已经发怒。

项广从来没有见过老祖宗如此愤怒的说话,当即慌忙道:“是,我这就查。”说着项广慌忙离开了未央宫。(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